就这样<

时间:2020-05-27 07:30 来源:http://www.baodeqi.com.cn

她说,无论是广州还是东北老家的学校,都因为“孩儿”没有户口而拒绝他入学。“毕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如果找不到‘孩儿’的亲人,我也没法办收养他,他连我们家的户口也入不了。”马大姐说,“孩儿”只记得自己家住海南海口龙华区,每当问起他家里有没有亲人,他只说有个妈妈,但名字不记得了。由于年纪小,马大姐也不放心让“孩儿”回家寻亲。

对于儿时的记忆,“孩儿”大多是模糊的,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,只记得小时候在海南海口生活过。在他的记忆中,母亲有着另外一个家庭,他从小和父亲一起长大。

然而,当到了要念书的年龄,没有户口的“孩儿”的读书问题,让马大姐一筹莫展。

没法上学,为了让“孩儿”认字,马大姐只能给他买了本新华字典,让他一边看报纸一边学认字。就这样,18岁的他已经能够读懂大部分的常用汉字。

然而,当他们到母亲户籍所在的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时,又发现了新的问题。当地户政部门称,需要徐建丰出具出生证明、亲子鉴定、徐父死亡证明及徐建丰在穗的居住证明和无犯罪记录等。这让徐建丰犯了难,他除了有一份与母亲的亲子鉴定,其余什么都没有。

对于自己的生母,他坦言,“根本没有什么印象了。”在他的记忆中,只记得以前家住在海口市龙华区的西湖社区一带,“一到海口就懵了,才发现跟记忆中的街巷完全不一样了。”“孩儿”说。但幸运的是,当地居委会竟然认得他的母亲。直到见到亲生母亲朱丽云,这个无名大男孩才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叫徐建丰。“我知道我对不起这个儿子,但我也是没办法。”母亲说。

直到去年,在马大姐的提议下,“孩儿”决定回海南家乡寻亲。“主要希望找到亲人,能把户口办下来。”他说。

在马大姐家,“孩儿”第一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。他说,在这个家中,他有过很多“第一次”:第一次有床睡,他兴奋得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;第一次去游乐园,在游乐园里,他和马大姐一家人照了一张又一张照片,就像是真的一家人一样。

上周五,记者陪同徐建丰来到西村派出所。派出所民警称,由于徐建丰没有任何身份证明,无法为他出具居住证明和无犯罪证明。

大约在他7岁那年,他跟着父亲到广州谋生。在他11岁那年,有一天,患心脏病的父亲突然倒在马路边,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。

从那以后,男孩成了在火车站一带流浪的乞儿。7年前,做烧烤生意的马大姐一家好心将其收留。从此,男孩有了个独特的东北名字——“孩儿”。马大姐笑言,“东北人管小孩都叫‘孩儿’。”